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历史文化学会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信箱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讯息刊物 >> 研究论文集 >> 邾城文化研究 MORE+
黄州邾城史略

添加时间:[2014/3/4]  点击数:[False]1124
 

史智鹏

   

黄州邾城遗址今称禹王城遗址,位于黄冈市黄州区禹王办事处境内。它溯源于螺蛳山新石器文化,先秦时期,为楚国城邑,邾君迁地,各方注目,秦汉时期,为郡治为王都,名闻天下,三国两晋,为军事重镇,国之基石。黄州邾城历史是一部辉煌的历史。

 

楚之城邑秦之郡

黄州邾城遗址与黄州区堵城镇螺蛳山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相邻,属于邾城地域同一文化圈。考古工作者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对螺蛳山遗址进行了长达半个世纪的考古发掘和研究,基本弄清邾城地域史前文化状态和文化属性,揭开邾城地域史前文明的面纱,证明黄州文明、邾城历史的源头在这里。

历夏商,至西周,邾城地域一直有居民点,原始先民们在这块土地上生息繁衍。据文献典籍记载或考古发掘证实,这里相继生活过三苗人、中原人、扬越人、楚人,并创造出各具特色的文化,特别是团风县王家坊下窑嘴的商朝前期贵族墓葬、堵城螺蛳山西周文化遗物都印证了这一点。但自新石器时期至夏商西周时期,禹王城遗址范围内是否有人居住?是否已经筑城?城的规模有多大?叫什么名称?尚不明晰,需有识之士考证。

邾城地域并于楚国版图,当于公元前671年至公元前614年的春秋时期。当时,楚成王率军向黄冈地域外围的汉东之地和大别山北麓的中原之地进军,相继灭亡弦子国、黄国等国。楚穆王继续征伐江淮,江国、六国等诸侯国被消灭殆尽。黄冈之地被楚国控制,黄州邾城地域成为楚国属地。

但春秋中晚期至战国中期,楚国对邾城地域的控制比较松驰。这里越文化兴盛,楚文化初渐,进人战国中期之后,楚国对邾城地域的控制明显加强,楚文化兴盛,越文化式微。这从禹王城一带墓葬在战国中期后数量骤增的现象可以感受到。

公元前278年(楚顷襄王二十一年),秦将白起拔郢,楚都迁于陈,后徙于钜阳、寿春。楚国核心区域由荆楚转移到江淮,邾城地域归属“三楚”中的南楚。种种迹象表明,邾城城邑在此时已初步形成,并且成为楚国后期贵族重要居住地之一。这样就可以合理解释为什么芦冲一号墓和曹家岗五号墓都具备楚国下大夫级贵族墓葬规格的问题,说明这两座墓的主人生前都是居于此地的楚国下大夫级贵族。但此时的城邑叫什么名字,史无明载。

邾城之名始于公元前255年(楚考烈王八年)。战国后期,楚考烈王即位,在重臣春申君黄歇的辅佐下,一度振兴。公元前255年,楚国令尹黄歇挥师北伐,灭亡邾国(遗址在今山东省邹城境内),迁邾国君民于今黄冈市区北郊禹王城办事处境内,置于楚国的直接控制之下,邾国君民在原有城池的基础上,筑城建屋,扩大规模。历史典籍将此城称为邾城。

由于邾国是春秋战国时的诸侯国,以崇尚礼仪、文化渊厚而享有“邹鲁之邦”盛誉,虽然亡国,但其国君仍为天下注目,而他所迁居的邾城又规模甚大,所以,在战国后期,邾城在战国七雄中声名显赫,是当时长江中下游著名的大城邑。

“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李白《古风》)。秦始皇统帅下的秦军展开翦灭六国的军事进攻,公元前223年(秦始皇二十四年),秦将王翦率军灭楚,邾城当于此时归秦。

秦灭六国,天下一统后,在全国地方行政机构设置上开始实施郡县制,分天下为36郡,后增至48郡。约公元前221年(秦始皇二十六年),朝廷分割南郡与九江郡之地,设立衡山郡,并沿袭楚国旧制,定邾城为衡山郡城,邾城此时政治地位相当于当代的省城,是秦帝国重要的地方政治中心之一,也是全国首屈一指的大城邑。这一点得到了王国维、谭其骧、范文澜、翦伯赞等历史学家的一致肯定,也得到了众多出土文物的印证。

公元前219年(秦始皇二十八年),秦始皇首次东巡郡县时,曾到达衡山郡。司马迁在《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此事道:“始皇二十八年,乃西南渡淮水,之衡山、南郡,浮江,至湘山祠。”对于秦始皇东巡“衡山”之地在哪里,20世纪,国学大师钱穆在《古史地理论丛·古三苗疆域考》中指出:“是衡山在江北淮南也”,。当代的《湖北通史·秦汉卷》中记载此事时,认可“衡山”在今之安徽六安至湖北黄冈一带,还专门注明道:“郡治邾城,今湖北黄州西。”                                 

 

衡山王都扬天下

残暴的秦王朝仅历二世就短命而亡。公元前206年,西楚霸王项羽论功行赏,分封汉王刘邦等十八王,其中百越领袖吴芮以 “率百越佐诸侯从入关故,立芮为衡山王,都邾”(《前汉书》卷34),衡山王即是天下十八王之一,邾城就是衡山王国的国都。

吴芮据邾城称衡山王,立衡山国,邾城名扬天下。

楚汉相争的战争岁月里,项羽与刘邦兵戎相见,战场拚杀。邾城处江淮之间,适逢其会,演出了一幕幕惊天动地的历史剧。项羽败亡后,吴芮转而投奔刘邦。刘邦于公元前202年即位称帝后,封吴芮为长沙王,并将都城由邾城远迁长沙(今湖南省长沙市)。

西汉前期,朝廷兼顾周、秦之长,采用封国与郡县“双轨”并存的地方行政体制,在实行郡县制的同时,大量分封同姓王。邾城是全国闻名的大城邑,自然被朝廷确定为建郡封王之地,它先为衡山郡,后为衡山国,无论是衡山郡,还是衡山国,其郡治、国都均在邾城,邾城继续保持着自楚至秦以来的显赫、辉煌和荣耀。

吴芮改封为长沙王并迁都后,朝廷在吴芮的衡山王国封地建置衡山郡,郡城在邾城。衡山郡从汉高祖五年至汉文帝十六年间(前202至164年),共存在38年间。隶属淮南国。

公元前164年(汉文帝十六年),安阳侯刘勃晋升为衡山王,以衡山郡之地属之,从此,邾城内的衡山郡行政机构结束,代之以衡山王国机构。邾城由衡山郡城转型为衡山王都。公元前154年(景帝三年),爆发吴楚“七国之乱”,衡山王刘勃与朝廷保持一致,次年,七国之乱平定,衡山王以有功之臣入朝,“上以为贞信,乃劳苦之曰:南方卑湿,徙衡山王济北”(《史记》卷118),刘勃遂迁往济北。

与此同时,朝廷将庐江王刘赐改封为衡山王,接替刘勃的衡山国封地,成为新的衡山王,统管长江中游以北地区,仍以邾城为王都。

刘赐在邾城做了31年的衡山王,他为非作歹,横行霸道,侵夺田产,王宫秽乱,朝廷多次对他进行警告。他又心怀不轨,与淮南王刘安结盟谋反,公元前122年(汉武帝元狩元年),被汉武帝以谋反罪论处,令其自尽,所有参与刘赐谋反事件的人员皆满门抄斩,被杀的王后、王子、列侯、二千石、豪强及民众达数千人之多,以致邾城空巷,江淮恐怖。

衡山王刘赐谋反事件平息后,朝廷废了衡山国,其地改为衡山郡。余怒未消的汉武帝还一不做二不休,借题发挥,颁布了左官律和附益法。左官指仕于诸侯的官吏,左官律即限制和处罚这些仕于诸侯的官吏的法律,附益指对违背朝廷而与诸侯结党营私者要处以重法。左官律和附益法规定,诸侯只能在封地享受衣食租税,不得参与政事,从而在制度层面上限制了诸侯王的行动和权益。这就是因邾城事件而产生的对我国历史有重大影响的“左官、附益之法”。

 

两汉县治立江淮

公元前122年(汉武帝元狩元年),衡山王刘赐谋反被杀,衡山国废,其地设衡山郡。次年,也就是元狩二年,朝廷斩草除根的废除衡山郡,划衡山郡、南郡两郡地设置江夏郡,辖十四县:西陵、竟陵、西阳、邾、襄、軑、鄂、安陆、沙羡、蕲春、鄳、云杜、下雉、钟武。邾县是江夏郡十四县之一,邾县县城设在邾城。

 邾城转瞬间由举世瞩目的王都郡城,地位隆崇的江淮间政治中心,跌落为寂寞无闻的小县城,政汉地位一落千丈,繁华都市景象一去不复返。此后的整个西汉时期,邾城一直是江淮间不起眼的僻静县城,劫后余生的邾城民众,守居着残破的城池,缓慢地抚平邾城事件带来的创伤,在平淡生活中回味往昔辉煌的岁月,即使是王莽篡汉、群雄起义、朝政更迭的社会动荡日子里,邾城仍几乎波澜不惊,随江夏郡(郡城已迁至西陵,即今武汉市新洲城区)而上下沉浮。

公元35年(东汉建武十一年),汉光武帝派大将岑彭招降了江夏郡太守侯登,邾城正式归属东汉。据《后汉书》记载,东汉的江夏郡辖有西陵、西阳、轪侯国、鄳、竟陵侯国、云杜、沙羡、邾、下雉、蕲春侯国、鄂、平春侯国、南新市侯国、安陆十四城。邾城作为江夏郡十四城之一,仍在默默无闻中渡过悠悠岁月。

两汉邾县辖境约今之黄州区、团风县及浠水县、罗田县一部,其区域相对稳定,未有变更。

邾城作为邾县县城,在西汉至东汉近300年的平静岁月,其经济平稳发展,尚能与时俱进,这从墓葬发掘和出土文物中可见一斑。考古工作者曾在黄州中环路发掘了三座汉代砖室墓,出土陶器、青瓷器、铜器、铁器、金器、玉器等各类汉代文物百余件。其中,对面墩一号墓完整而独特的“无梁殿”及“圆攒尖小平顶”墓室结构,体现了高超的建筑水平。而国家一级文物、黄冈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东汉青铜三翼龙座九连灯,则结构巧妙,造型独特,华贵高大,做工精巧,将实用功能与和装饰艺术完美结合,反应了东汉邾城门阀豪族的经济生活,是难得的汉代艺术精品。

公元47年(东汉建武二十三年),位于今鄂西的巴人造反,朝廷派武威将军刘尚率兵镇压,并迁降众7000余人至江夏界,安置在以五水(倒、举、巴、浠、蕲水)为中心的地界,从而形成了当时有名的少数民族——五水蛮。邾县地跨举水、巴水之地,是五水蛮居住的中心区域。邾城作为邾县县城,就成为管理五水蛮民的中心城邑,在公元138年(东汉永和三年),还曾发生过五水蛮“杀邾长”这一轰动全国的事件,连《后汉书》都记载此事。

邾县经过汉武帝时邾城事件的打击后,两汉数百年间,在国内一直声名寂寞,直到汉末三国时期,寂寞许久的邾城才又活跃于政治舞台。其标志是汉末三国枭雄甘宁于对江夏太守黄祖任命他为邾长不满,就在邾城招揽士卒,并于公元207年(建安十二年)挟邾投吴,成为东吴大将。这是汉末三国之际的重要事件,《三国志·吴书》对此进行了记载。

 

三国两晋屯兵地

三国东吴立国时,其国都武昌在长江之南(今鄂州市区),长江以北有邾城、蕲春城、西陵城三座城池与武昌隔江对应,其中蕲春城和西陵城两座距武昌稍远的城池被曹魏军队占领,邾城与武昌隔江相对,近在咫尺,为孙吴军队固守。

东吴政权要守御国都武昌,必须以邾城为军事屏障,邾城若失,则国都瓦解,邾城军事地位之重要,不言而喻。所以,东吴政权制定了“以江北守江”的军事战略,守住并巩固邾城,成为东吴军事上的重中之重。邾城成为东吴在长江以北的战略支撑点,是天下瞩目的具有战略性地位的城池。

赤壁大战后,孙曹双方在江北相互角逐抗衡,邾城作为孙吴在长江以北的军事屏障和战略要地,直接面对东面蕲春和北面大别山区的曹魏军队,双方在江夏间经常举重兵进行武装争夺。孙吴于公元211年、223年,两次从邾城大规模出兵,进攻蕲春之敌,均取得胜利,收复了蕲春,并复置蕲春郡,又于226年自邾城出征江夏,占领西陵县(西陵县治在今武汉市新洲城区),使曹魏势力退出大别山南麓。

孙权占领西陵县地后,又把目光投向大别山北麓的西阳县(县治在今河南光山),欲从邾城领兵袭据豫州弋阳郡西阳县,只因曹魏名将满宠固守西阳,严阵以待,无懈可击,孙权才作罢。

公元241年(吴赤乌四年)八月,东吴丞相、驻镇武昌总管荆州防务的陆逊鉴于邾城乃吴、魏两国之军事要地,关系到东吴江山安危,遣重兵3万屯守邾城,并修缮加固城池。吴国在极盛时,全国总兵力不过30万,邾城一地就驻军3万,约占东吴总兵力的十分之一,足见陆逊对邾城之重视,足见邾城军事地位之重要。

“陆逊城邾”后,邾城成为三国时期最重要的军事重镇之一,邾城之名天下皆知。邾城作为一方军事重镇,没有辜负陆逊的希望,切实担负着拱卫东吴军事重镇的重任,清初学者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中曾评价道:“陆逊重邾城之守,而魏人息志。”

公元280年(西晋太康元年),西晋建威将军王戎率军顺江东下,攻伐吴国,所向披靡,邾县归于西晋。

 西晋到东晋初年,邾城的守军数量有所下降。特别是公元330年(东晋咸和五年),陶侃都督八州军事、荆江二州刺史,驻节武昌城时,率领诸将佐北渡长江,赴邾城实地察看形势,发表邾城不宜驻兵布防之论:“我所以设险而御寇,正以长江耳。邾城在江北,内无所倚,外接群夷。夷中利深,晋人贪利,夷不堪命,必引寇虏,乃致祸之由,非御寇也。且吴时此城乃3万兵守,今纵有兵守之,亦无益于江南。若羯虏有可乘之会,此又非所资也。”不同意重兵驻守邾城。

 

邾城一战成丘墟

两晋时代,北方五胡之一的羯人石勒建立后赵,占据中国北部,以淮水为界,与东晋形成南北对峙局面。东晋咸和年间,后赵大军弛骋中原,所向无敌,以至东晋地方政权在大别山以北无法立足。公元329年(东晋咸和四年),西阳郡自大别山北今河南光山南迁至邾城附近,西阳郡遂移置境内。庾翼首任西阳郡太守。公元338年(东晋咸康四年),东晋在邾城侨置豫州,以征虏将军毛宝任豫州刺史。

公元333年(东晋咸和八年),后赵石勒去世后,东晋领江、荆、豫三州刺史,都督六州诸军事的权臣庾亮认为可乘机收复中原,夺回北方失土,于是积极谋划北伐。公元339年(咸康五年)三月,调派豫州刺史、征虏将军毛宝与西阳郡太守樊峻统兵万余驻防邾城,准备正式北伐。邾城成为东晋北伐军事大本营。

但就在咸康五年八月,后赵石虎派遣尚书夔安为征讨大都督,统领石鉴、石闳、李农、张貉、李菟五位骁勇将领,率7万大军进攻东晋荆州北部。

九月,后赵将领张貉率2万骑兵奇袭邾城。

其时,大别山以北皆为后赵所有,邾城孤悬江北,与后赵地域相连,一旦遭受攻击,隔江很难进行支援。邾城战役开始后,后赵有两万人马,东晋守军仅万余,双方兵力投入上优劣立现。后赵紧紧围逼,邾城守军连连失利,毛宝见形势不妙,不断求救于庾亮,要求庾亮及时派遣援军相救。而庾亮却盲目认为邾城城池坚固,足以坚守御敌,设想等到后赵攻城军队受挫之后,自己再派遣大军将其一鼓全歼,所以没有及时答应毛宝的求救。

这样,东晋邾城守军只得在没有援军的情况下死守,军心顿时涣散,恐惧沮丧情绪弥漫,加之后赵大军血腥疯狂,气焰嚣张,声势夺人,邾城内外,战火连天,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最终,东晋守军在绝望中崩溃,强悍的后赵军队攻入城内,邾城失陷。

毛宝、樊峻在邾城被攻破后,惊恐慌乱中率6000守军突围出城,沿江岸败退,后赵军队追击甚急,战至赤壁江边,又陷入凶恶的后赵军队重重包围之中。晋军在前被大江阻隔,后有追兵围堵的情况下,6000人全部投江溺毙。

《晋书》悲伤地记述邾城之役: “于是诏以宝监扬州之江西诸军事、豫州刺史,将军如故,与西阳太守樊峻以万人守邾城。石季龙恶之,乃遣其子鉴与其将夔安、李菟等五万人来寇,张貉二万骑攻邾城。宝求救于亮,亮以城固,不时遣军,城遂陷。宝、峻等率左右突围出,赴江死者六千人,宝亦溺死。”

邾城沦陷,标志着东晋庾亮北伐的失败。同时,后赵军队为报复晋军的浴血抵抗,摧毁东晋军事大本营,就把邾城夷为平地,邾城因此彻底毁灭。

自战国至东晋600余年间,邾城作为江淮名城,军事重镇,见证着兴衰荣辱,得失成败,经历了国阜民安、金戈铁马。邾城的历史,是一部辉煌而悲壮的历史。后人登临遗址,凭吊往事,往往唏嘘感叹,不可自己。明代开国元勋刘基有《邾城怀古》一诗,可鉴心迹:

孤城寥落偏蒿芜,万里萧条近楚符。

鸦带夕阳归旧垒,雁将秋色下平湖。

遗墟渺渺生禾黍,古木苍苍接里闾。

故事岂劳重借问,江汉流水自萦纡。

 

 

 

 


放大 默认 缩小 打印 收藏 关闭
文峰黄州杂志
 
学会动态 MORE+
 
·纪念苏东坡诞生980周年寿苏会在黄州举行
·黄冈市黄州历史文化学会2016年工作总结
·鄂东文史研讨会在黄州召开
·第七届东坡文化节黄州东坡禅学研讨会隆重开幕
·黄州区历史文化学会2016年工作要点
·中共黄州区委 黄州区人民政府联合举办纪念陈…
 
 
地址:湖北省黄冈市黄州体育路21号     邮编:438000
电话:0713-8622579   E-mail:rwhz199@163.com
联系我们:13636056519    0713-8382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