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黄冈市黄州历史文化学会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投稿信箱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讯息刊物 >> 研究论文集 >> 东坡文化研究 MORE+
春秋弦国及汉初利苍轪侯国究竟在哪里?——春秋时弦子国在在黄州不在光山考

添加时间:[2014/3/28]  点击数:[False]1117
 

梁敢雄

 

打开中国社科院主办、谭其骧先生主编的《简明中国历史地图集》P11-12春秋时期全图,即可见在长江以北、长城以南的华北、中原、华东地区以及鄂西江汉之间密密麻麻布有许多诸侯国。而在长江中游北岸以武汉为左上端的U形区域及其上方却是一大片空白,无一封国。在U形之北的淮水南岸则标有黄、蒋、六诸国,稍东南还有群舒之国。陈伟先生在《楚东国地理研究》(武大出版社1992)绪言中也说“今湖北武汉以下长中游一段的沿岸地带,在当时的文献记载中几乎是空白;并且由于大别山的阻挡和沿江交通的不便,这一带与‘东国’似乎沒有太多的联系。”黄州正在此U形区内,江南岸则早为楚国之域。西周夷王时楚君熊渠兴兵至于鄂,並封中子红为鄂王。《史记集解》云“九州记曰:鄂,今武昌”即今江南岸的鄂州。西晋至南北朝史志一致认定:楚灭邾徙其君于江南,《水经注》则确指曾为楚迁邾地汉初为衡山王都的邾县故城在赤鼻山上游不远的江边即今黄州城北郊的禹王城。《太康地志》声明:正因邾君徙此,故汉邾县因此得名。人们不禁要问:在战国邾国迁来之前鄂东江北一带难道是不毛之地、没有一个诸侯立国在此吗?事实并非如此。

北宋《太平寰宇记·淮南道》黄州条下第一句即“春秋‘弦子奔黄’,即齐之与国也。”意指黄州在春秋时为齐国的结盟国弦国所辖。《嘉庆重修大清一统志》卷340在黄州府建制沿革条曰“禹贡荆州之域,春秋时为弦子国地。自注曰见晋书地理志。后併入楚。秦属南郡,汉属江夏郡。”亦指弦子国在黄州府范围内。追溯《汉书地理志•江夏郡》曰“轪县:古弦子国”,而唐修《晋书地理志上》则据晋代地志有所补充,在西阳县下注曰“古弦子国”。《寰宇记》与《清一统志》之所以把春秋弦国置于黄州之下,正是由于六朝以来原汉轪县和西阳县已改隶于西阳郡,其郡治正在唐末宋元时黄州城附近。

一,   南北朝地志肯定春秋弦国在汉轪县和西阳县内,今址在黄冈市巴河流域

首先须要弄清汉代统辖轪和西阳二县的江夏郡大致的范围。湖北文史馆前馆长潘星藻通过逐县详查并列表显示汉西阳县与轪县今址分别在黄冈县东南境与浠水县境内,並断言汉代江夏郡“所属十四县全在湖北省内” [1]P197。郦道元《水经注·江水篇》则分别在大江之北的巴河两岸都记载有弦子国境:郦注先在黄州赤鼻山之东记江水“又东径西阳郡南,郡治即西阳县也。《晋书地道志》以为弦子国也。”[2]P663接着注述“江之右岸”人文地理后,又转回江北记巴水南流注于江谓之巴口下称江水“又东径轪县故城南,故弦国也。春秋僖公五年秋,楚灭弦弦子奔黄者也。汉惠帝二年封长沙相利苍为侯国。城在山之阳,南对五洲也。江中有五洲相接故以五洲为名!宋武帝举兵江州,建牙洲上有紫云荫之,即是洲也。”[2]P664有两点值得注意:⒈ 郦注此西阳县是指为东晋时已迁回大江边並为西阳郡治的西阳县[3],而与郦注在《淮水篇》光城黄水下游所指“晋西阳城”[2]P449即西晋弋阳郡辖的西阳县不同;⒉ 郦注所述恰与沈约《宋书·州郡志》西阳郡条下:“孝宁侯相,本轪县,汉旧县。孝武自此伐逆即位改名” [4]P374一致。当时的勋爵侯、男,食邑一般为县,並以县名命名爵号(如同属该志西阳郡的还有西陵男相,此男爵即食邑西陵县。中央政府派出的行政长官则称相)。可见汉轪县在刘宋孝宁侯食邑前已改名孝宁县了。《南齐书州郡志》卷15在郢州西阳郡下有“西陵、蕲阳、西阳、孝宁、…蕲水左县”[5]P596等九县,则沿刘宋之旧,汉轪县仍名孝宁县隶于西阳郡。由于江北孝宁与西阳两县紧邻,故郦注在赤鼻矶之东、伍洲之西的巴河右岸西阳县与左岸轪县下注明为春秋弦国之地(雄按:巴口距赤鼻矶今仅20公里)。而巴河两岸的西阳与轪县一直为东晋、宋、齐的西阳郡所领。唐初修《晋书》时晋初的《太康地记》与王隐的《晋书地道记》等俱存,故《晋书地理志上》以之为据在其西阳县下注曰“古弦子国”[6]26。另据《补梁疆域志》与《补陈疆域志》考定南朝梁、陈时西阳、孝宁二县俱存,仍属西阳郡或西阳王国[7]。至今当地老人仍呼巴河下游为西阳河。在《湖北通志》的黄冈县图和蕲水县图上在巴河下游就分别标有“西洋河”三字[8]P60-62。西洋词性类西域,泛指南海之西,与巴河毫不相干。显然“洋”乃 “阳” 字形讹而音存。综上所述,被汉晋及北魏地志指为春秋弦国的汉轪县和西阳县。其历史沿革在南朝史志与有关地理书中记载清楚有绪,一代不缺。从宋孝武帝起由汉轪县改名的孝宁县至少沿用到陈,至隋朝起才一度改名浠水县隶属蕲春郡,到唐初又更名兰溪,天宝后才改名蕲水县,宋元明清皆因之,一直到沿用到民国22年才复名浠水县至今。弦子国正位于巴河流域。巴河下游也是今曰黄州区与浠水县的界河。

二,出土的马王堆轪候墓主之封国引发的轪县在浠水还是在光山的争论

当年马王堆一号汉墓发掘出土了含有"轪侯家"与"轪侯家丞"的铭文和封泥, 确证这是西汉轪侯家族的墓葬。1972年7月出版的《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发掘简报》正是根据上举古文献而定汉初长沙国丞相轪侯利苍的封国在长江北岸湖北黄冈市的浠水县。然而这一传承北魏人郦道元基本正确的定位却被权威刊物刊发的两篇当代著名学者之文所否定。问题的要害有二:一,晋人杜预在《春秋经传集解·僖公五年》“楚人灭弦弦子奔黄”时云“弦国在弋阳郡轪县东南”,应当如何确定晋代弋阳郡轪县的今址?二,《水经注》所指位于今浠水的轪县根据什么认定它是东晋时侨立的?其实被今日不少论者认为汉轪县所在的光山。两汉时则在汝南郡的弋阳县,而另有轪县在江夏郡。弋阳郡则是曹魏始设的,是割汝南郡的期思、弋阳二县与江夏郡沿江一线的西陵、西阳、轪三县而始设的新郡[9],以期达到以北控南与东吴争夺江北三县的目的。晋武帝在曹魏弋阳郡辖五县的基础上把江北的蕲春县与邾县也划入弋阳郡,《晋书地理志上》记录曰“弋阳郡,魏置…(辖有)西阳古弦子国、轪、蕲春,邾、西陵、期思、弋阳”[6]七县。怀帝则把江边诸县划归西阳国。由于遭受后赵侵吞的压力,东晋不仅把曾侨迁于黄水北岸光城上游的西阳县(见郦注淮水篇)又迁回到大江边[10]。整个豫州的重心也越过了大别山,而先后侨治于江北的芜湖、邾城(见《宋书州郡志二》)。故东晋西阳国除后,原《晋志》中弋阳郡所辖鄂东的西陵、西阳、轪三县就不再回归弋阳郡而与江北的蕲春,邾县一起改置为西阳郡了。可见晋初杜预指弦国所在的弋阳郡轪县,正是位于江北岸五县之一的轪县,也恰与上引郦注相合,在今黄冈市浠水县西南一带。这是一。二,当代学者推翻汉轪侯封国在黄冈浠水县所主要依据的唐中期文献,本身就出现太晚,岂能本末倒置充当否定上举《宋书州郡志》与《水经注》记载的证据?现存晋至唐初的史志中沈约(441~513年)的《宋书州郡志》是写得最翔实的一种。沈作为南朝著名史学家,历仕宋、齐、梁三朝。不仅著有《宋书》,还历时卄年修成《晋书》,还有《齐纪》等多种史著。由于亲历、亲闻,故其《宋书州郡志》细致可靠:每一州、每一郡均记述其沿革,何州、何郡、何时以何名侨立均有记载。如记述杨州本旧州,但在其沿革中侨立郡县记载了三次。侨立魏郡领三县后省、侨立广川郡领一县、晋成帝时在江南又侨立淮南郡等等,介诏得很到位。由于《太康地志》与《晋书地道志》及沈约所修《晋书》等早佚,迄今为止《宋书州郡志》是后人认识晋、宋诸州郡地理沿革、特别是判断晋宋侨立郡县最早的、最大宗的、也是最权威的一手资料!其史料价值与可信度远超过了唐初所编正史《晋书》,更非唐中期地志所能望其项背。除非地下发掘出断代可靠的春秋弦国遗址为据,方可修正其孝宁本汉轪县、宋孝武即此即位讨逆之说。今学者不追本溯源去查《宋书州郡志》,仅以唐中期地志为凭就強指江北岸轪县为侨县,其方法本身就是不科学。三,今之论者指责《水经注》“错误的原因就在于把东晋侨置的轪县当成汉代的轪县.郦文所引宋孝武帝刘骏起兵的史实正好证明长江沿岸的轪县是南朝的轪县”[11],恰恰颠倒了是非。因为,㈠,《水经注》在轪县故城上游相接的西阳县下声明“《晋书地道志》以为弦子国也。”王隐两晋间人,其《晋书地道志》只记西晋时地理,当时尚无侨置州、郡出现。唐修《晋书地理志》在西阳县下注明古弦子国,正取自彼时尚未佚亡的《晋书地道志》等晋人志书。㈡,今众多论者偏信唐人《元和郡县志》等的误记,都忽漏了《宋书·州郡志一》记载州郡前的一条极为重要声明:“自汉至宋,郡县无移改者,则注云汉旧。其有回徙,隨源甄别”[5]P,而其西阳郡条下:“孝宁侯相,本轪县,汉旧县”,已经定死了宋西阳郡孝宁县原本就是“自汉至宋郡县无移改”的汉轪县。何来东晋南朝侨立之说?

三,唐人把弦子国误置于豫南光山一带的原因

在涢水之东淮南江北间有弦、黄、蒋、英、六等等春秋诸小国,由于弦国在江北岸最靠近楚国,故最先被楚所灭(鲁僖公五年即前655年)。春秋经载:“楚人灭弦,弦子奔黄。”正因弦与楚隔江相望,楚来灭国弦子必快速出逃,逃到远在大别山之北黄国去,故经文称“奔黄” 而不言亡于黄。可见此“奔”实兼快跑与长途奔波二义。弦的同盟或姻亲国也因为距离太远而来不及出兵救援。由于黄国与弦既是同盟国又是姻亲,只好赐了一块地方给弦作为其流亡政府的栖息地。此即后世所谓的“弦亭”。

唐代人既被《魏书地形志》在东豫州、光州、南定州三个州内都置有弋阳郡、北齐又在南光州弋阳郡下置南、北弋阳两县而搞得头晕目眩,又惑于黄国所在地光州附近有“弦亭”,就误把弦子奔黄后的侨居之地当作弦国所在地。如杜佑《通典》已开始混淆不清,称河南光州“春秋时黄国也,亦弦国之地”,还指“仙居,汉轪县也。今县北四十里有古轪县城,今县东有弦亭。”[12]P2522 《元和郡县志》则大加发挥,在卷9光州条下声称“仙居县本汉轪县,春秋时弦国,楚灭之,汉以为县。…轪县故城,在县北40里,春秋时弦国之都也。”[13]P247这两部唐中期文献均因此地有弦亭而认定这里为弦国之地,再倒果为因指汉轪县故城在此。今人则以《元和志》为据,推定汉轪县在今河南省光山一带,或说在河南光山和罗山县之间[11]。其实仙居县初名乐安,与光城县于宋元嘉时同年从晋弋阳县一带分立出来的。隋初后者并入前者,旋又析出,更名光山县。南宋初仙居并入光山,今为光山县仙居乡。从这两种唐中期地志寻找弦子国与轪县的路径不对:不是从六朝时位置未移的西阳县下去查找弦国,而硬要从晋原弋阳县域内找出。这不仅与南北朝时的《宋书州郡志》和《水经注》相牴牾,也与两汉书地理志乃至唐初地志不合。如《汉书地理志》卷28载汝南郡,其中“弋阳,侯国。应劭曰弋山在西北,故黄国今黄城是”[14];《后汉书·郡国志》卷20载汝南郡,其“弋阳侯国有黄亭,故黄国嬴性” [15];《寰宇记》卷127引北魏阚骃《十三州记》(清王谟、张澍均有辑本)云“定城置在古黄子国南十二里”; 直到唐初《括地志辑校卷四光州定城县条下:“黄国故城,汉弋阳县也,春秋时黄国都,嬴姓。在光州定城县西十里”[16]P211等等,都只言汉弋阳县有黄国而不言有弦国!把弦国安揷到河南光山即原弋阳县是唐代人的发明!然而当今不少学者受《元和志》的误导,紧紧抓住轪县曾从属过的郡名弋阳不放,硬要南辕北辙在河南弋阳县即光山一带找出轪县和弦子国来,却忘掉了王隐《晋书地道志》与《晋书地理志》早把弦子国纳入西阳县下;忘了《水经注》将弦子国置于巴河流域的赤鼻矶东至五州之西的江北岸;更疏漏了被南朝宋孝武帝改名的孝宁侯国“本轪县,汉旧县”、而沈约早声明它是“自汉至宋,郡县无移改者”而决非侨立!

四,弦子国及两汉轪县今址在黄州,是清初至民初一流史家的共识

    清初集前人研究春秋历史之大成者、国子监祭酒(相当于国家最高学府校长)顾栋高(1679-1759)在其名著《春秋大事表》中曾多次论及弦国方位。除在其卷50湖广图说黄州府条下记载“蕲水:弦国在县西北四十里”[17]P2707外,更在卷5《春秋列囯爵姓及存灭表》中仔细分析过弦国遗址真伪,指出:“今湖广黄州府蕲水县西北四十里有轪县古城,为弦国地。又河南光州西南有弦城,盖因光山县西有侨置轪县故城而误。或曰弦子奔黄所居也。”[17]P582-553还在其卷6称“光州为黄、息、赖、蔣、蓼诸国地,皆灭于楚”[17]P611,而力排弦国在光州之谬!《嘉庆重修大清一统志·黄州府》亦有下述结论:“轪县故城:在蕲水县西40里,汉置县。南北朝宋改曰孝宁。…《宋书州郡志》西阳太守领县孝宁,本轪县。孝武自此伐逆,即位改名。”清末史学大家、国子监祭酒王先谦在《后汉书集解》江夏郡西阳县条中用上举《水经注》文对所谓“光州光山县西二十里西阳故城亦云汉置”作了纠正,指出西阳“汉县在黄冈。其光山县之西阳当为曹魏侨置也”[18]。杨守敬参篡的《湖北通志》亦对弦子国及汉轪县今址作了辨析,主张“蕲水县春秋弦子国地”。同样是以上举《水经注》文为据,认为《通典》所说的“仙居之弦亭为弦子奔地,或因有弦亭而移轪县于仙居耳。《地道记》又以西阳为故弦子国,《晋志》从之”,而责《元和志》的汉轪县在仙居县之说“未是”[9]324。这就是说从清代到民国的主流史学家已多次正本清源,纠正了唐中期以来学者把弦子国和汉轪县置于河南光州之误!笔者寡闻,近几十年来只知黄国都城遗址己发掘于光山並定为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却沒有听说过春秋弦国遗址或断代可靠的汉晋轪县城址遗址亦发现于大别山之北!因此弄不明白:今日的地志学者们几乎人人亦云汉轪县在光州,有谁拿出过比《宋书州郡志》和《水经注》与《晋书地道志》更可靠的新证据来?窃以为在沒有更权威、更过硬的史料推翻上举三志有关记载之前。我们必须承认已充份吸收了前人研究成果的《春秋大事表》、《大清一统志》、《后汉书集解》、《湖北通志》等的考定。春秋弦子国位于汉轪县即民国22年前的蕲水县今称浠水县内(汉初长沙相轪侯苍利侯国亦当在此)。笔者略有补充的是:与汉晋轪县西部相接的西阳县亦在弦国域内,汉代轪县在南朝宋齐梁陈均称孝宁县,至隋立黄州前西阳与孝宁二县一直为西阳郡所辖,它们作为弦子国之境就在今黄冈市巴河两岸亦即浠水县西至其绝大部份区域都在古方志称之为东弦乡的黄州区一带。

五,弦国都城所在地献疑

鄂东考古调查证实:江北鄂东地区西周时不存在楚文化,直到春秋时才有楚文化积淀。恰好在时间上与春秋早期之末(前655年)楚灭弦才占有江北鄂东之地相吻合。至于弦国都城具体位置,笔者揣测巴河下游的山岗(如巴口马骑山、陶店霸城山等等)乃至北宋王禹偁重修的西坡子城都是值得考古调查之处。鉴于楚考烈王八年取鲁并徙封鲁君于莒(见《史记·六国年表》),此莒即原被楚灭的莒国都城。既然楚依徙封鲁之例徙封邾,那么楚封邾君之城极有可能是早被楚灭的弦国的都城。何况亡国被徙之邾君岂有财力筑新城;再记楚灭弦占有江北之地后不见有另筑新城设新县或没立新封君的可靠记载(旧方志虽有楚封女王国与黄歇故城之传说,今人普遍不采信,连苏轼900年前已斥其非)。黄州城北楚墓发掘了不少,可惜至今还沒有对禹王城进行过正式的考古发掘。这里究竟是徙邾后所筑新城或史失其载的楚之旧城、还是西周至春秋之弦都至战国后期又为楚徙封邾所用?特此献疑,有待邾城正式的考古发掘报告及其考古研究来回答。

参 考 文 献 

[1] ]潘星藻:《湖北省建置沿革》湖北人民出版社1987

[2]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江水篇》岳麓书社1995

[3] 梁敢雄:黄州故城续考  见黄冈职院学报2012(1)

[4] [南朝宋]沈约;《宋书·州郡志》本文凡引二十五史,均见浙江古籍社1998年版 下同

[5] 二十五史:《南齐书州郡志》 

[6] 二十五史:《晋书地理志上》

[7] 见《二十五史补编》第四册P4408与P4462,开明书局1936年版

[8] 《湖北通志》 民国十年商务印书舘影印

[9] [清]杨晨:三国会要  P711上古版1991

[10] [北宋]乐史:《太平寰宇记》卷127 P2513  中华书局2007

[11] 转引自何介钧:马王堆汉墓研究评述  湖南省博物馆馆刊 2004(1)

[12]  [唐]杜佑;《通典》岳麓书社1995

[13]  [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志》中华书局1983

[14]  二十五史:《汉书地理志》卷28

[15]  二十五史:《后汉书·郡国志》卷20

[16]  [唐]《括地志辑校》中华书局1987

[17]  [清]顾栋高:《春秋大事表》中华书局1993

[18]  [清]王先谦:《后汉书集解》 见四部精要本,上海古籍社1992    

 

 

 


放大 默认 缩小 打印 收藏 关闭
文峰黄州杂志
 
学会动态 MORE+
 
·纪念苏东坡诞生980周年寿苏会在黄州举行
·黄冈市黄州历史文化学会2016年工作总结
·鄂东文史研讨会在黄州召开
·第七届东坡文化节黄州东坡禅学研讨会隆重开幕
·黄州区历史文化学会2016年工作要点
·中共黄州区委 黄州区人民政府联合举办纪念陈…
 
 
地址:湖北省黄冈市黄州体育路21号     邮编:438000
电话:0713-8622579   E-mail:rwhz199@163.com
联系我们:13636056519    0713-8382506